当前位置:主页 > 临武通天报彩图 >

文章标题:韩国日本《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已名存实亡

发布时间: 2019-09-04

  摘要: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在8月24日到期,而韩国方面已多次表示将会重新评估并视情废止这一协定。如果废止这一协定,意味着韩日军事合作的唯一“硕果”将荡然无存,对于美日韩军事同盟也是沉重的一击。

  自7月初日本宣布对韩国半导体制造原材料实施出口管制以来,韩日贸易摩擦不断升级。8月2日,日本宣布将韩国移出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优惠国“白名单”。作为回应,8月12日,韩国政府也决定将日本从出口优惠国“白名单”中剔除。

  韩日两国关系正处于1965年邦交正常化以来最差的时期,并正在从经贸领域蔓延到安保领域。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在8月24日到期,而韩国方面已多次表示将会重新评估并视情废止这一协定。如果废止这一协定,意味着韩日军事合作的唯一“硕果”将荡然无存,对于美日韩军事同盟也是沉重的一击。

  2016年11月23日,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和日本驻韩大使长岭安政签署了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该协定是韩日两国二战后签署的首份军事合作协定,有效期为一年。如在当年8月24日前双方均无异议,协定将自动延长一年。任何一方均可在到期90天前通告对方作废协定。根据协定,韩日两国可直接共享包括朝鲜核和导弹项目等在内的军事情报。2016年至2018年,韩日两国依据《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直接共享了22件朝鲜核导情报。

  客观地讲,该协定对于改变美日、美韩同盟独立运行的状态,逐步构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机制具有基础性作用。但从协定的具体法律条文规范和3年来的实际运用来看,受地缘政治环境影响和韩日两国信任缺失等因素影响,《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从签署之初就变数多多。

  在《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签订过程中,日本始终非常积极,而韩国一直犹豫不决。一方面,韩国对日本的情报需求并不强烈;另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和现实冲突,韩日军事合作在韩国国内存在着强大的反对力量。正是缘于此,2012年6月李明博政府在最后一刻被迫宣布放弃与日本签署协定。朴槿惠政府之所以能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与日本仓促签署协定,很大程度上是朝鲜核导试验、韩国内政和美国敦促等多种因素促成,但协定并不能掩盖日韩之间的历史问题和现实争议。

  协定签署以来,韩日两国根据协议交换的情报共22件,其中2016年1件、2017年19件、2018年2件。上述数据不难看出,除了朝鲜核导活动频繁的2017年,其他时期韩日的情报交换很少,这显然是受到了朝韩、朝美关系变化的影响,客观上也降低了协定对于韩国自身安全需求的重要性。

  2018年12月22日,日本称韩国海军驱逐舰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长达数分钟。对此,日本强烈抗议,韩国国防部则矢口否认,双方各执一词。受日本巡逻机遭韩国驱逐舰火控雷达照射事件影响,韩日军事合作陷入停滞。今年6月1日,最快开奖055099!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和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在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进行了首次会晤,但未达成任何协议。

  韩国还计划8月下旬在日韩争议岛屿进行军事防御演习。据消息人士称,今年的演习方案将更具进攻性,演习时间或将与《军事情报保护协议》是否续签等问题挂钩。由于《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有效期仅为一年,所以是否如期延长协定就被视为韩日两国军事合作的晴雨表。

  受日本经济报复影响,韩国民间反对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舆论占据了上风。8月6日,民调机构Realmeter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反对协定自动续期的受访者占47.7%,赞成的占比为39.3%。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安全统一中心主任申范澈表示,“美国认为《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韩美日三方安全合作的基础,可能会将拒绝延长《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国家视为破坏三国安全合作大局的国家”。如果韩日双方有一方提出撤销《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则可能需承担三国合作被削弱的责任。

  韩国政府目前的态度较为谨慎。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7月18日曾表示,“现在我们的态度是继续维持协定,不过根据情况我们也可能会重新考虑”。7月30日,韩国外长康京和在韩国国会外委会全会上被问及如何看待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到期续签问题时表示,政府正在观察各种情况,目前持自动续期的立场,有可能视事态进展考虑作废。8月2日,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宗表示,韩国政府将“重新考虑与缺乏信任且有安全忧虑的国家共享军事情报的合理性,并将采取应对措施”。

  韩国国防部正在从有效性和安保合作层面对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延长问题进行商榷。据悉,韩国国防部已就此进行过多次内部讨论,迄今为止续期意见占上风。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崔贤洙在例行记者会上称,韩日尚未就该协定进行交流,因为韩方立场未变,协定将自动顺延目前看来并无大碍,具体将在8月中旬决定。

  日本政府似乎下定了决心“不做首先撕毁协议的一方”。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7月23日表示,不考虑废弃协定。7月29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两国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旨在强化安全领域的合作与联系,有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他表示,“日本政府认为,虽然当前韩日关系处于非常困难的情况,但对于需要双边合作的课题,双方还是应该切实保持合作”。

  8月1日,韩日两国外交部长在泰国曼谷举行双边会谈,但双方最终未能缩小分歧。韩日外交部长会谈无果而终后,韩国政府开始考虑各种后续应对措施,包括废弃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等所有可用筹码。

  分析认为,因为此前是美日积极推动签署该协定,韩国政府考虑使用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张牌,一方面是作为反制日本经济报复措施的工具,提高谈判要价的“灵活筹码”,另一方面则是施压美国出面介入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

  在日韩关系恶化时,由美国介入调停是迄今为止两国外交部门的传统做法。日韩关系的持续紧张,让美国担心会对一直在东北亚发挥支柱作用的“韩美日安全合作体系”造成严重影响,美方不希望该协定被废止。

  事实上,随着日韩经贸领域争端不断发酵,美国担心事态失控已多次出面调停。7月下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相继访问日韩,敦促双方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美国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专程前往韩国弥合日韩关系。他特别强调,韩日都是美国的重要盟友,一马中特炔棵夥压开,也是美国东亚同盟体系正常运转的基石,两国不能因为经济矛盾而动摇《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允许经济领域的矛盾与安全领域出现“交叉污染”。

  8月2日,美日韩三国外长在出席东盟外长会议期间举行会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要求日韩缓和对立局面,但美方未能提出具体调停方案。8月7日,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防卫大臣岩屋毅举行会谈,再次强调维护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重要性,敦促日韩改善关系,并同美国保持步调一致,以应对“朝鲜导弹威胁”。

  虽然美国极力为处于争执中的日韩两国画定“红线”,但其根本出发点是维护自身战略利益,而非判定日韩两国间历史和领土等问题本身的是非曲直。目前来看,这一次日韩双方都坚持自身立场。在当前两国国民对立情绪严重、两国政府不愿让步的形势下,美国斡旋未必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8月1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光复节纪念日祝辞中谈及与日本的安保合作时,没有使用将来时的表述,而是使用了韩日“一直进行安保合作”的过去时表述方式。分析认为,在距离决定是否延长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最后期限还有9天之际,文在寅在不否定韩日安全合作的基础上,向日本传递出“若要继续与韩国进行安全合作,日本政府应该作出反省姿态”的复杂信息。

  韩国政府内部也有意见认为,应不拘泥于8月24日的最后时限,根据28日日本是否正式将韩国移出优惠国“白名单”,再向日本作出是否终止协议的通报。韩国国防部相关人士表示,“如果在24日以后表明废弃协议的话,即便协议在名义上会继续延长一年,两国也很难进行实际的情报交换”。

  事实上,在当下日韩纠纷不断升级、两国关系持续恶化的背景下,这份本就得不到民众支持的协定已经名存实亡,美日韩军事同盟关系也将受到巨大冲击。可以预见,经历了历史和经贸领域的相互“拉黑”风波,即便《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不被废止,韩日两国的民意、舆情和文化冲突在短期内也难以修复。(铁流)


开奖结果| 小鱼儿心水论坛藏宝图| 香港摇钱树网站网址| 黄大仙正版资长料精准平特四尾| 王中王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香港马白小姐资料图|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现场结果| 特马资料网站| 53112世外桃源夜明珠开奖结果| 管家婆看图解一肖一码|